狗牙嶺的三牙分立

 本文作者提出三牙分立之東狗牙正確位置的疑點,認為東狗牙不應是中狗牙右邊的山脊,而應該是上攀茶壺嘴的險峻山脊,這是一個值得議論的題目。

  大嶼山「狗牙嶺」的名氣,相信每個喜愛遠足的行友都會知道的。它主要分為「東狗牙」、「中狗牙」和「西狗牙」三個山系,但其形勢險峻則一。所以攀登三牙路線俱列為考牌之路,而且行友皆以能「搞牙」(扳狗牙)、「穿壁」(越閻皇壁)、登上「鳳凰」主峰作為體力、膽力、毅力的考驗。但攀「東狗牙」的正途尚要深入一些研究,筆者在六、七年前與一些前輩及新秀共談,探討「東狗牙」路線的分野,有些指「中狗牙」的支脈就是「東狗牙」山脊。及後再檢視旅行書籍及報章刊物地圖等,均模糊難稽。在前兩、三年筆者重登「閻皇壁」及「鳳」峰,重新體察以前攀遊之地,「三牙」路線才豁然明瞭。

「東狗牙」走勢難明

  目前對「東狗牙」的走勢模糊難明和各有不同說法,可能是以下一些因素所造成:(1)一些前輩少探這「東狗牙」、或又沒有指點後起的認識、形成識路的人少;(2)書報刊物以前甚少刊出有關「東狗牙」的面貌及方向,雖有也不加詳細說明,XX的行友又沒有XX鑽研,(3)有部分前輩認為「中狗牙」的支脈就是「東狗牙」的主脊,造成先入為主的觀念。有了上述這些因素,便會產生混淆之後果,因此筆者冒昧提供「三牙」的路線途程以供行友們參考。

「西狗牙」峻嶺險峭

  現先談「西狗牙」嶺。「西狗牙」是一個險峭挺拔、峰形如狗牙般的峻嶺,起落甚大,山脊狹窄如刀,兩側削崖一瀉千仞,過完一關又一關,是極刺激的路線。攀遊此「牙」,先搭小輪往「梅窩」登陸,登岸後即轉搭巴士到「石壁」水塘下車,不須過大壩,回身行出數十步,折左跨過引水道,過橋登上水坭步級,到頂後循左入走植林山徑,續沿貝納祺路繞水塘入行。此是康莊大路約在四、五百尺高平行,過兩、三個谷口後便到達一個面向水塘的岩石山嘴,此是「西狗牙」峰的起點,向西偏南的方位,所以稱「西狗牙」。就此由岩石亂佈之上開步,沿亂石困足的峰脊推進,行者須要步步留神,攀越幾重大小峰巔之後便抵達三個高險的交匯處,(「西狗牙」、「中狗牙」的一線生機、「閻皇壁」口的匯流岔口。)「西狗牙」不須穿過一線生機,便可直登「閻皇壁」而薄鳳凰主峰,這便是攀遊「西狗牙」的路線。

「中狗牙」峰尖如牙

  現在說到「中狗牙」嶺,又係「梅窩」登陸,登陸後即搭巴士到塘福青年營下車,從右邊山坡上山,斜入植林帶登引水道,過水坭橋開始登山,循明顯山路向「中狗牙」主峰進發。經右邊山峰入行,再折左入登主峰,此地氣勢有如蒼龍起伏,峰形尖削如牙,嶺脊狹窄,行者不能有半步差池。不久到達蠻石怪立的峰頂折下「一線生機」,越過「西狗牙」尾匯合岔口,入登「閻皇壁」直搗「鳳凰」主峰,這是攀遊「中狗牙」的路線。由以上觀之,西伸的一列牙形尖峰是「西狗牙」無疑,南伸的一列牙峰是「中狗牙」亦無疑,兩者都是獨立的路線。只是「東狗牙」嶺在何處呢?或曰:「中狗牙」右邊的山脈就是「東狗牙」啦,這不過是推斷。筆者認為(一)、位置不合方向;(二)、這樣大名氣的峻嶺怎會附庸在「中狗牙」支脈之下;(三)、「中狗牙」支脈相貌平凡,全無齒狀驚人偉岸之勢,怎麼配列「三牙」?因此觸發筆者憶及十年前與前輩攀遊第一次「南天門」下群峰的情景,當時適遇有霧,又是初遊之地,形貌難於回憶,但所踏的均是險峭崎嶇的峰巒。於是兩、三年前,筆者特登「閻皇壁」頂再三研求,並於是年隨某老友隊伍攀遊「茶壺咀」,感到似曾相識,頓時逗起舊念加以印證方向、峰形和姿態,與十年前隨前輩同遊叫作「東狗牙」聯攀「南天門」一役相同。不過這時是由山路曲折起點的,現在這堛漱s徑半為莽林封蔽,全跡難尋,須要改道而入。至此「東狗牙」面貌,「三牙」路線的鼎立,才算清晰分明。

攀登「東狗牙」途徑

  至於攀遊「東狗牙」途程,是往「梅窩」登陸,再搭巴士在「塘福」站下車,沿公路而行。到岔口折右入行「麻埔坪」監獄所小公路,約二十分鐘後到引水道彎角,折左入跨小水壩,壩後便是「狗牙坑」石澗,(坑左是「中狗牙」的峰壁,坑右就是東狗牙的群山),由此坑溯澗上行。先要攀行澗途一個多鐘頭後,到達形狀仿似澗篤時便要棄澗登山,由此循右穿林行入,踏上亂草山坡開始攀山。經臨兩、三矮崗之後,仰望前途,峰巒險峻,多是狗牙般的削峰,層層矗立,行來多要手足並用。跟著攀越一個尖牙形碎石滑足的絕峰,繼續面臨「東狗牙」主峰叫做茶壺咀的,此峰亂石封頂,祇靠手攀足撐,逐步上移,經過一番辛苦才抵峰頂。至此視野開闊,極目一睹佳景層層,但身臨絕地不敢久顧。不久便到南天門側的絕崖,此地約在二千四百尺上,就此登上山路,繼上「鳳凰峰」或轉下伯公坳任君自擇。綜合東、中、西、三牙險態,各有特點,途程相差不大,有探秘廦者不可錯過,但必定要有熟悉道路者引進為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