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友中的長者--陳伯

 報上讀到陳伯於郊遊中遭遇意外以致不幸身亡的「噩訊」。深感惋惜之餘,心幕上很容易升起一位個子中等、滿頭灰髮、態度溫文有禮、講話略帶鄉音的敦厚長者樣貌來。

  陳伯信奉「獨行俠」,一個人策杖踽踽出沒於山林,探幽覓勝,自得其樂,然而他並非個性孤癖,不喜群處的人,有時也約得三數友輩同行,而我認識他,還是在一個以青年人佔多數,以節目刺激為號召的長行急走隊伍堙A這班人跑山既勁,玩得也狂,而兩方竟然能合得來,可見陳伯不但腳力相當可觀,內心的活潑也是顯而易見的。這點和他斯文的外表頗不相稱,不過他主要的旅遊方式,還是獨行。

  喜歡獨行,應有他內在的原因,有人說:陳伯經商,一向無固定的假期,閒奡N獨自投身山林,久之逐成習慣,這也許有些道理,但必須有其他條件加以配合,例如充沛的體能,超人的勇氣,以及一股對大自然極為迷戀的情緒,才能吸引他不斷深入的去探求,從中得到滿足。

  作為山野間尋幽探秘的對象,石澗最具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它深藏山巒之中,掩覆叢林之下,走勢撲朔迷離,形狀千變萬化,而且數量眾多,幾乎窮畢生之力也未必能將它踏遍,陳伯就選上了它,投以最多時間,當作郊遊的重點,從這件事也可反映他具有探險者性格的一斑。

  我們可以想像,他在進入一條一條新舊石澗的情形,凡是石澗,必然會遇上大小不一的岩石,會遇上緩急不同的泉流,巨潭當前,深不可測。難免連帶峭壁排空,或有飛瀑高懸,若是新澗,由於沒有前人纍鑿之痕,根本難以踰越,這就必須拿出大勇氣,從峭壁的縫隙中攀藤附葛而上,其時著腳處碎石動搖,耳邊水聲如吼,一個人孤零零的奮戰其間,形勢之險可想而知。有時則澗勢忽隱,碰上密不透風的樹林,少不免爛泥沒履,頭頂荊棘亂伸,於是蛇蟲的威脅大增,展望前途,常常難以判斷去向,如此一波三折,好不容易接近源頭位置,運氣好的,有一片緩波引上山頭,否則滿眼草叢四佈,溝壑深淺難窺,還不知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逃出生天呢?

  但它的價值也在乎此XXXX    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