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槍重霧搏飛鵝

 「復活節」這天,適逢四放齊來(即「復活」、「兒童」、「清明」、「觀音誕」四式假日),人群把整個「彩虹」巴士總站堆得水洩不通,尤其是九十二號往「西貢」的路線。筆者是日本擬往遊「嶂上」,但眼看這條人龍這麼擠擁誠恐難如我願了!因此單人匹馬轉探「飛鵝山」,「飛鵝山」有四路可登,我今次由西路攀上。就此移步越過「彩虹道」,轉入「斧山道」,循路登上「斧山」,時九點四十分。行行看看,此山雖然不高,但風景亦也不俗,青松傲立,英姿綽展,途中遊人頗不寂寞,約行二十分鐘後,跨過扎山小公路,由此開始接攀「飛鵝山」西麓。起步後,偶看「飛鵝山」脊倒崖處處,絕壁直垂,險態令人驚心動魄。再回望剛才所行的「斧山」全貌,確很像一柄古代兵器的雙口「斧鉞」,此山前人定名可能就是以形取義?繼續上行,四圍漸起春霧,視野已略模糊,再升一層,行來已感陡峭,形勢壓力漸增。再升,將到山脊,只見到倒崖矗立,亂石蓋頂,險峻迫人,適有青年男女共約十人,在倒崖削石之下,練習攀石,彼此雖不相識,也有互談數句。此時迷霧乍增,四野瀰漫,且有東風大作,十尺以外難分面目。惟有堅定信心,踏穩實地,緩步推進,約扳十餘分鐘,便已抵達「飛鵝」峰頂標尺之下。至此身似在霧媊かB,四面灰白迷茫,並且帽子、衣裳、背囊等俱已濕透,可入視野者,只有腳下的黃泥小徑十來尺,其餘一物無睹,此時倘非熟悉地勢環境,一定被困鵝頂無疑。天色這樣惡劣,在濃霧、涼、濕交逼下的我,唯一辦法就是尋路回程!至此,振起精神,判斷那是可下之路,越過直升機場小路,遇上四岔小路,就此折左下走,此時此地既目無所物,唯一倚靠腦海概念和經驗!仍循左下續行。不久,道路漸涉險峭,心中已知前途不善,更且有段路程是深陷尺多二尺的坑形小路,行走極難,既陡企復曲折,是深饒剌激氣氛之一段。為安全計,祇有用「駝背佬」痞坑式手足兼施逐步移下。經過約五十分鐘奮力趨下,抵達一斜窄草坡,漸聞有車行之聲,但不知此是何地?就此略歇。再起,霧稍減弱,天亦微露晴光,仰視飛鵝巨嶺,仍是白煙籠罩,難見真面目。續下,越過小谷,登上小坡,循小坡下走,約走十餘分鐘後,已抵一小型行車路,路外之下有車輛行走。至此停步察看何地?原來就是「飛鵝山」南麓,再上望鵝頂倒崖,仍未明朗,但已知剛才所行形勢一二,不禁喜懼交感:喜則藉有大霧掩蔽險態而能下走久慕之絕崖,得償所願!懼則下臨崖壁絕險之地,時虞禍生肘腋,今幸險而不危,安抵公路,身心之快,未悉何似?此線刺激太大,不宜下走。上攀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