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堂摩崖題刻探索南堂石塔之謎    黃垤華

 一九五五年,北佛堂 天后宮曾作了一次頗大規模的重修,工人於廟後叢林中,發現了刻於南宋 咸淳甲戍的摩崖題記 (註一),是當時出任官富場鹽官的嚴益彰所鐫。在碑文中,有一句是:「攷南堂石塔,建於大中祥符五年」。根據這項歷史資料的紀載,世人才知道南堂 (東龍洲)這小島上,在北宋時,已有石塔的興建了。這事件的大白於世,更可彌補史乘方志的不足。大中祥符是宋真宗的年號, 五年壬子,即公元一○一二年, 距今 (二○○○年)已歷九百八十餘年了。

  自從嚴碑面世以來,近代學人,對於「石塔」是甚麼東西?就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新安縣志•古蹟略》也沒有記載。於是,有人說是指示航行的標誌 (註二);有人說是風景點綴物 (註三);有人說是建築物,甚至以為這就是史籍上所紀載的古塔,古塔是地名 (註四)。究竟誰是誰非,簡直耐人尋味。

  由於南堂地當佛堂門的要衝,早在兩宋時代,就已成為海舶自浙、閩入粵的交通孔道,因此,舟人為了航行的方便,於是在南堂北岸,選擇一處顯眼的高阜,築起了一座指示航行的標誌,叫做「石塔」。那石塔後來雖然堙滅,沒有遺跡可尋,而實際的位置也未能確定;可是,它座落的地點,必然是位於南宋林氏夫人廟故址附近的山巔,這大概是無可置疑的。根據九龍蒲岡《林氏族譜》的資料,已明確地記載了他們先人松堅公等,曾經在南堂石塔下面,興建了一幢林氏夫人廟,那就是後來天后廟的前身,遺址和現在的洪聖廟近在咫尺 (註五)。北堂摩崖石刻中所提到的「土人林道義」,就是林松堅的兒子。

  那麼,石塔的真正位置究竟在那堙H有甚麼蛛絲馬跡可尋?要想解決這問題,就得先從古籍所紀載的遺址方面去推索。憑著對洪聖廟附近的地形,細心觀察,便可得出了一些概念。試就南堂環 洪聖廟一帶,在上角的地方,仰望後面的高岡,土名上角頂的,孤挺突兀,很是觸目,學者們都一致認定,這也許就是當年興建石塔最理想的地點,因為從地理形勢的角度上看,也是非常符合的。上角頂的山巔,疊石叢聚,鄉人叫做「牙鷹石」,據說上面經常有鷹群翱翔結集,因而得名。山高90米 (註六),石頂尖峭,引人注目,船舶出入佛堂門,都會以它為航行的標誌。那山巔層疊著的巨石,就算遠至將軍澳(Junk Bay),以及鯉魚門內外一帶,也能清楚地看到。近人簡又文在他的《宋末二帝南遷輦路考》一文中說:「石塔遺蹟,全不可尋,惟廟後(案指洪聖大王廟)高山之巔,有巨石疊起,另有他石圍繞石下,遠望如尖塔,余因而推測所謂建石塔云者,實就山頂巨石,另以人工移他石堆疊其上,成尖形,故名石塔。多年後,疊高之石,因風雨剝蝕,有滾下四旁者,乃成今形。」(註七) 這也認為石塔的興建,應該是在上角頂的地方。

  假如從現代科學的觀點,應用航海術的方法去推究,所得出的結果,也足以證明,作為古代航行標誌的南堂石塔,它的建築地點,必然也是在上角頂的山巔。其中的原因有以下兩點:

  (一) 佛堂門水道北面,海岸從佛堂角起,西北是沙閘尾,再偏北,斜向西伸,過上風角,大石鼓,便是北堂天后宮 (大廟)。南岸就是南堂的一邊,從南堂頭起,是砧板埔、白沙環、牛環、上角、南堂環洪聖廟,再經下角,到四肚角「石壁畫龍」,海岸是偏南而趨西伸展的,中間是廣闊的大廟灣 (Joss House Bay),分隔兩地。船舶往來,出入佛堂門和鯉魚門,所採取的航道,必然是離北岸較遠,而靠近南堂的一邊。因此,位於南堂環背後的上角頂,便與航線的距離接近,這是由於鯉魚門水道的方向,與上角頂恰處在同一直線的原故。況且無論是佛堂門內外,都可以清晰地看到這目標,加上南堂東面的南堂頭和長涌角,又是矮山,海拔都較上角頂為低,不足以造成遮蔽。所以,古代要選擇在這山巔上建立航行標誌的石塔,也不是沒有理由的。至於北堂一帶,由於地形曲陷內向,所以那邊的高地,反而不便作航行時觀測方位的望山,目標既然隱晦,也自然就捨棄不用了。《中國江海險要圖誌》說:「此港甚窄,僅容小船行過,係高原之間,出奇斷隙,……其南向低處,山嘴展開,……天然形勢,引之穿渡此港。」(註八) 這是敘述海舶穿越佛堂門,西入將軍澳,前往鯉魚門一帶的航向,可和上面所說的互相印證。

  (二)參閱大比例海圖,依據實測的資料,可以看到在南堂 上角頂的高度數據旁邊,都標明上面是有「圓石」 (Boulder)的,並且以括號加上「顯著」(Conspicuous)的字樣。由此便可知道,那上角頂的疊石,因為明顯易見的原故,至今仍被利用作航行的標識,詳見《英國海圖》編號1466 (1:30,300),又《英國海圖》編號1917 (1:25,000) 和《附圖》的擴大部份(1:12,000)等。

  總之,座落在上角頂的北宋石塔,是南堂 (東龍島) 所有建置中,唯一有年代可考的。除了「石壁畫龍」是遠古的遺跡外,這也許是島上最早的古蹟,說不定甚至會比北堂的辛碑還要早。所謂辛碑,就是指泉州人辛道朴在戊申年刻於北堂的古碑,這也是大廟背後摩崖石刻中所提到的,只可惜沒有記上年號罷了。石塔是一座用作指示航行的標識,而不是甚麼地名之類,因此和當年宋帝駐蹕的「古塔」大有分別。還有,石塔位於佛堂門水道咽喉,古代從浙、閩入粵,海路交通往還,這堿O必經之途,所以在北堂附近的佛堂洲 (Junk Island),昔日便已設立關卡徵稅了。

  註一、宋度宗 咸淳十年,即公元一二七四年。
  註二、見羅香林編《香港前代史》第八章,龔春賢女士撰文,原書171頁。
  註三、見潘小磐《香港最古石刻》。
  註四、見簡又文《宋末二帝南遷輦路考》之十五「古塔」。
  註五、見《香港前代史》第四章註十五,羅香林撰文,原書83─84頁。
  註六、這是根據《香港地圖》GSGSL8811 (1:25,000) 第20幅的數據。《廣 東地圖》GSGS 4691 (1:50,000) 分幅P11 NE相同。又據《英國海圖》 (BAHO Chart) 編號1917 (1:25,000),標高是299呎,相當於91米, 與前者數據接近。但新版《香港地圖》HM20C (1:20,000) 第12幅反 而是空白一片,沒有標高。
  註七、參閱《宋末二帝南遷輦路考》之十五「古塔」。
  註八、見清末陳壽彭譯《中國江海險要圖誌》卷四「佛堂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