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名字叫吉澳     曾憲雄

 初秋,郊遊好季節,帶朋友到郊野走走,鬆馳緊張神經,舒暢身心,吉澳是這些初哥的最佳選擇。

  這條海線優美處,應該從開船始,沿途有不同的景點,像風景畫,不斷往身旁移動。從大埔滘碼頭起航,出大埔海,坐在船倉內,只見船外太陽高照,呼喚我到船頭吹吹海風,和煦的陽光輕吻全身,微微的汗珠,隨海風帶走,船在海中航行像迎著風飛翔,我的朋友紛紛出來,享受此刻,溫柔的陽光,融化彼此之間的沈默,我們閒話家常起來。

  船的左邊是三門仔,八仙嶺及橫嶺風光,我們重拾昔日馬屎洲觀賞石頭,走八仙嶺勞累的情景。船過船灣淡水湖之後,遠處一座燈塔,襯著藍色的天,碧綠的海,色彩一層層變化,靜中有動,我急忙的拿相機拍照,我的朋友說很有外國〝feel〞,我說好戲尚在後頭。過赤門海峽,紅色的石頭湧現。不久,他們看見對岸很多高樓大廈,忙問是什麼地方?我笑答這些「港燦」,是深圳的鹽田港,大小梅沙等地方,深圳已經今非昔比了。到吉澳內海,經過印塘三寶:印洲、筆架洲、神筆,他們看得傻呼呼的,遠處的鴨洲,有鴨眼、鴨蛋,他仍咄咄稱奇,這些奇岩異石在海中聳立,使平淡的海面,更立體,更有性格,印塘被稱作「香港小桂林」,實在名不虛傳。

  船到吉澳,先映入眼簾是灣內的魚排,一邊是野蔓叢生,芳草萋萋,一邊是破落門戶,斷壁殘牆。下船後,二話不說,帶著幾個鴨仔,先去姻緣樹,說在這堜蝺荂A未結婚的保證有姻緣,結婚的,互纏的樹根代表一生不分離,動聽的說話令這些凡人雀躍的留念;隨後去有200多年歷史的天后宮,這間廟我希望他們留意屋脊上的陶瓷公仔,生動而無缺,廟內的漆金裝飾,著著代表它悠久的歷史;頂頭的西洋燈代表中西文化的融和;廟外的門神似不似鬼佬?是因為裝修這廟的口居喀畫的,所以有別於其它廟的門神,我希望他們好好的欣賞,因為在廣東省內能保存那麼好又完整的飾物,已經不多了。廟前的前清曉諭碑,描述當年吉澳洲居民向清廷兩廣總督示威請願,要求禁止苛捐雜稅的一段故事,我總結說:保存文物是每個人的責任。

  在閒蕩時,我隨手〝捉〞著一個長者,請求他帶我們一遊吉澳,他領著我們向山頭走,尾隨的黑狗圍著我們轉,像好久未熱鬧過,我問那些破落的屋,為什麼沒有人修整?他說,這幾拾年,很多人已經移民英國或其他地方搵食,無暇回來打理,他回憶童年時,這堳僂鷎x,當時有成二千人。從東澳到西澳,非常繁盛,後來生活困難,年青人很多到市區打工,有些移民,我也是從英國退休,覺得落葉歸根,死也要在自己地方,過慣寧靜的英國生活,所以定居吉澳。又一個遊子回歸的故事。最後。我們到斗仔灣畔的「浮橋千尺」,以前養魚場,經歷風吹雨打,已變得東歪西倒,「時間本是無情物,化作歷史成追憶」。回程到食店,謝過長者,我的朋友忙問我們是否認識,談得那麼多,我笑說:不認識。山水之樂在於人,在於情,好山好水孕育出好人,這是鄉土的人情,非市區的冷漠可比啊。

  最後,我以前輩打油詩作結,吉澳「人人都說風光好,旅行人士喜歡到。形狀似龍頭,仙境此中求。飛鼠岩有洞,蝙蝠深夜動。有興趣遊之,回來可賦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