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友面面觀     簡培發

 雖說行山隊組織一般鬆弛,也有人說這不過是一班烏合之眾吧;除了基本行友外,領隊對各參加者資料難以掌握,彼此認隊旗集合,哨子一響,便大軍浩蕩出發。其實只要你靜心觀賞,除了每隊有自己的隊格外,在隊團中你不難看到一些人生百態、人性可貴可惡的一面,有如一齣社會縮影走馬燈似的。

  一、 懵懵查查型 這類行友成個阿Q,對要去的地方、路線難與易懵懵查查,多是受朋友之邀,咩個名牌袋,腳穿新款鞋子,一枝水或一個麵包,如跟上一些老幼咸宜隊,問題不大,如跟上一些攀崖越棘團隊,而又跟上唔醒目領隊,途上出現岔子,便讓大隊苦不堪言、幫餐死;但也有些行山十多年經驗,但認路差矣,一味行得快,對集合點認憶模糊,往往害得領隊搵餐死。最近一次台灣中橫活動,隊中一位媽咪級行路如走難,領隊明明清楚講明今天走十公里至燕子口上,她竟說走至牌坊去,害得另一位行友急急腳坐便車奔去牌坊。原來她以為燕子口即是牌坊,誰不知兩點相距十公里遠,那次搞到領隊頭都大晒。部份行友更埋怨領隊,真慘!敬請這類懵懵查查型行友,慎言吧!

  二、 自負扮野型 在我觀察中,這類行友多是男姓,自詡行山經驗豐富,樣樣扮專家口吻,大噴Quali,我如何在風雨交加下獨攀狗牙嶺,如何……如何……,是否咁威,天曉得!相信聽者腦子會分曉!?最近一次活動,一位新行友自負非常,一身名牌,如何炫耀自己的名牌XX,語言間好像影「cheap」了自己,跟了我們這班「騎呢」行友,字裡行間「骨架」畢露,不把行友看在眼中,幾次拜託他(只是小小事),眼睛瞄瞄,一於懶理態度令人感到不舒服。對於這類行友,在我協辦的活動裡,我是有所選擇和保留的。

  三、 助人為本型 這類行友熱心服務,很體諒領隊的辛勞,處處主動協助。記得一次隨隊攀獅子山,一位新紮師姐因經驗有限!可幸在熱心行友照顧下,完成這趟艱辛之旅(對她言之)。在我協辦的活動中,因常得到這類熱心服務的行友協辦,兩年來都在平安中歸來,我很感謝他她們。

  四、 逢搞必到型 這類行友也許對某些活動很喜歡很執著,逢搞活動例必奉陪,日久便和領隊熟悉。這類行友的出現,對活動起很重要的支柱,如活動出現問題,他她們可協助解決,又由於他她們對某些活動有一定認識,向他她們垣ヾA肯定事倍功半,大有斬穫。

  因限於才疏、篇幅,小弟沒法一一詳述;這只是一些擲珠引玉,留待各行友茶餘飯後的話題吧。

  自私自利、自負自我、斤斤計較、小家小器,令人討厭遠離。愛花愛草、愛護環保、賞古賞蹟、結伴結友,人緣廣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