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難見誠信     封偉業

 記得筆者曾於上一期旅訊講及辦水線活動的種種困難,但料不到就在這月「實現」了,當中的感受和考慮,好讓我在這堜M各位分享一下。

  七月十五日(星期六)下午,身處鯉魚門炮台改建成之海防博物館,從朋友的傳呼機得知天文台掛上了一號風球,遠眺鯉魚門海峽,只覺東風呼呼而來,海面波濤洶湧,心堣w覺將在星期日所辦的水線活動將受影響。

  完了當活動後,匆匆回去聽收音機,原來一熱帶低氣壓在西沙附近形成並趨向海南島,天文台並謂可能於星期六晚或星期日早上改掛三號風球。傳呼機也開始「有反應」,報了名的行友想知道有什麼安排。怎麼辦…怎麼辦?還是要打聽一下船家的意向……「三號風球當然取消啦!一號風球沒有問題,我的船原本很多人約的,你如果要取消我很無奈……」船家並不希望我們在一號風球就取消活動。其實,這是他們的「行規」,三號風球才可取消,而且他並未要求我預付船租和訂金,大家就講個「信」字,我應堅守承諾所以通知行友「一號風球風雨不改,三號風球活動取消」。同樣地,我也未收取行友一分錢,大家也是基於互相信任。其實這情況下出海也去不了什麼地方,只好期望天文台快些掛起三號風球,便可當然地取消船期。但事情並非必如你所料,等了一晚,至星期日早上,還是一號風球,天文台還只是說「不排除」改掛三號風球的可能性,真氣壞!

  到了集合時間和地點,大部分的行友都如期出席。站在碼頭旁找尋約好的船,只見西貢內海也波濤洶湧,並挖起狂風大雨,心想最後一著的牛尾洲也應去不到,真不知有什麼地方可去了。還是上了船再想吧,但找不著,用電話聯絡船家,告訴他我們在西貢碼頭「你們現怎樣決定?」他竟問我怎樣決定,為著誠信,整隊人也到了碼頭,雖然大家已沒有期望可去什麼地方玩了!既然他這樣問,我就問他可否改期,他的答案是要我取消所有預訂的船期(八月份原本訂了二期的),他說不想接我們這類活動的生意,泅泳穿洞,太受制於天氣了,假如我們是一般的泳客,他大可載我們到滘西洲或橋咀數千圓可袋袋平安了,他知道這不能滿足我們,也害怕相同情況再次發生,所以寧可推了我所有「柯打」,只接待游水客容易得多了。這次事件揭示出辦水線活動的另一困難。

  惡劣天氣雖使我有點失望和困擾,但也有使我感到欣慰的,就是行友們那份忠誠,他們明知在這種天氣情況下並沒有什麼可以玩的,也準時到來,縱然不來的,也承諾給回應付的,這是十分珍貴,在這功利社會中堅持誠信並非人人可以做到,我希望藉著這個機會對這班堅守誠信的行友表達我個人的感謝和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