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隊專欄 
海峰之友旅行隊 甯P體育會旅行隊 黃振聲

一失足成千古恨  兩年仍有親朋念  三年猶如秋落葉  四年赴宴如小丑
五年遷往舂磡角  六年以前仍叱吒  七零年代臨炮壘  八零開業樓梯口
九零擴展七百尺  十載心血付東流  低溫雙膊筋收縮  忌風怕熱亦抽筋
身體變化其癢甚  前後胸肌頭與臉  徹夜難眠痛苦甚  只能回憶前往事
創會之事甚難忘  出錢出力出地方  終夜工作忘勞苦  為將聯會聲名提
與漁農處辦長青  捐出數萬台下站  送來聘書稱名譽  任期只有得一年
各位已忘功績在  頑瘡三載仍未癒  多臥床上來養傷  面對痴呆無言語
輪椅六載不合用  厚顏向會求幫助  能得電椅四圍行  無需他人來幫助
元宵兩載仍無訊  獵犬終需山上傷  只因帶隊往江西  仰天長嘆天不應
如此下場誰人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