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灣的六個新春      方向明

 每年的新春假期,我總喜愛到一處地方拍攝、記錄它的蛻變----馬灣。

 六年前的春節假期,首次隨駿騏行旅踏足這個位處青衣與大嶼山之間的小島,雖然青嶼幹線的雛形,經已在這裡建立起來,還記得當年的青馬及汲水門兩座大橋,只是剛架起巨型的橋塔,跨於馬灣中部上空的高架道路,仍深藏於密集的工作鋼架之中,所以從底下穿過時,縱使有圍板保護,依然驚險萬分。除此之外,其實整個馬灣島,並未受到太大變化,甚至可以深入北部的北灣、北灣頂、東灣仔等地,青云漸迠擗晶M佈小島的東北部、東灣泳灘的大樓還提供沖身、更衣、洗手間、小食亭、當值救生員及警崗的設施,只是泳灘的水質不適宜游泳而已。當時更登上全島最高的大嶺頭,並在山上盡賞馬灣的全貌,南岸的打鑼石、藏金洞,印象記憶猶新。可是感到十分遺憾的是,當年我只影「大頭相」,甚少拍得那時的風景相片,只能單靠僅有的回憶。

 翌年隨馳騁遨行重遊舊地,不少田野均告荒廢,雜草蔓生,該隊領隊秦子英先生,更帶領我們到訪正進行發挖工作的東灣仔考古場地。而當年的馬灣,似是為了吸引遊客到這裡欣賞壯觀的青馬大橋,在街巷上粉飾一番,無論在碼頭旁的小亭、指示牌、新牌坊……令人耳目一新,當時的馬灣是最可觀的。

 之後的數載新春,都是自己獨自乘搭街渡前去,滿以為隨著機場核心計劃相繼完成,青馬大橋的通車,一切都會暫告一段落。可是作為由機場前往市區的門檻,有關當局努力將這個小漁村變成一處消閒島,雖然設計經過多番修改,但最終還是落實。

  站在中部配水庫的小丘上,眼看一層層厚厚的黃泥將田野覆蓋、填高,亦不斷向中部的田寮村伸延;島上第二高北灣頂慘遭削平,連同面目全非的北灣,及曾經是考古場地的東灣仔,已成為無法踏足的遊人禁地;南面最高的大嶺頭,為了遷就由高架道路上所引下來的支路,北半部的山頭被狠狠的削掉;東灣泳灘,遊人零落,灣畔的設施大樓可有可無。

 今年,我依舊從深井獨自乘半殘不舊的街渡前去馬灣,仍然感受船上村民與船員們之間的睦鄰之交,走到變化不大的舊墟小巷之中,還可以感受到馬灣原是漁村,憑自己熟悉的小徑走遍小島的每一條小村,每一個高點。發現一大片的黃泥地台上已興建樓宇、道路,由田寮前去東灣的小徑,如今不得不穿過工地,而且,以往全島最大的東灣,似乎逐漸消失於建設之中。南部大嶺頭北坡旁的馬灣下引支路,已接近完工階段,在大嶺頭北面人工斜坡上,由植物所砌成的名字,提醒我們馬灣即將有個新名字Park Island「柏麗灣」,反而主山上原有的山徑經已完全湮沒,山頂上的瞭望台雖然還保留著,可是殘破不堪,白泥山下的觀音寺,在不久將來,亦被計劃中的室內滑雪場所取代。

 山頂之上,目睹馬灣不斷的改變,充斥無窮感慨,由以往要花全日時間才可勉強走遍全島,今天因為受到種種限制,在島上停留三小時,已是十分足夠。

 慶幸現在的馬灣舊墟,仍然暫時保留原有風貌,鄉公所前的借路碑古物,依然伴著汲水門,但墟前宏偉的青嶼幹線告訴這裡的村民,這裡亦即將發生很大的改變。不知下一年的新春假期再次訪遊這個小島時,她將會是何等模樣展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