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年來旅行見聞錄(六)  黃振聲

  72年海峰已成樹 旅行隊風湧雲現

  行程中廣結友誼 開創彌あ角Q六

 72年嶂上會師仍在老地方,節目也同去年差不多,但參加隊數比以前多了十多隊。遺憾雷橋(許林大舅)帶校長來找我,說出學校花園內種有年桔兩棵,被某旅行隊在附近露營,一夜間被摘清光,此次被破壞,校長向找投訴如何解決,我為大局著想,不與籌委們商討,以免此事張揚,使旅行界籌委會蒙上污點,仍私人出三佰元給校長,並請其包涵,不要再追究該隊。因為雷橋使我認識不少嶂上以前情況,在此不妨告訴大家,以前嶂上村民以養豬及種蔗榨汁造糖為生。

  談談海峰隊如何與偏僻村民打交道,例如嶂上、大磡、沙咀村等小村,因女兒眾多,生活困苦,因此大家服務行友相約將家中所藏之兒童樂園或由行收集,每次開隊或小組,如到該地或路過,均帶備書本、糖果盒,送與村民小童,如逢中秋前更加以月餅相送,因此很多村長均甚老友,以後均憑其協助,得到莫大樂趣。

  探路小組如何到大嶼山探澗,開隊先頭部隊必先在星期六晚乘九時開往大澳班次,船抵大澳,我們上碼頭打邊爐,談天說地至凌晨二時前,然後落回船上睡眠,五時正船開出,先停沙螺灣,再往東涌,六時前抵東涌,約七時許沿去水道側小路直趨現稱黃龍大道,在引水道側經一小段再下澗上走,我因背負九十六級繩梯,索性走在澗中,涉水而行,在將到黃龍澗前,轉右上攀十多米小崖,便抵藏龍石澗繩梯崖,大家放下行裝,由我先跨過小潭,徒手沿石隙攀上崖頂(在72年初我參加一攀岩會學攀岩訓練班,與鍾健民、鄺錦華、康樂旅行隊領隊,後赴台灣發展,為同班師兄弟)用隨身繩梯吊上崖頂,綁好後,先頭部隊已抵達水源地,工作者已著爐煲水,先食午餐,大隊乘八時開往大澳班次,約九時半先抵東涌上岸,是日參加行友有百多人,大隊抵達繩梯崖已十一時許,帶隊之服務先上崖頂,由已早預備之麵菜作午餐,由先頭部隊人員協助行友沿繩梯上走,並教行友上梯時腳只踏一邊,如踏兩邊則梯會左搖右擺,因人多,全部到崖頂已將達午一時,由一時四十五分開始啟程,先到者分十人一組,由一熟悉路之服務行友帶領上走,穿越原始森林(因健行開路時曾拾到化石,故稱為原始森林,我探路時亦拾獲一小塊),因樹林太密,恐怕行友走失,故分組而行,先頭部隊則拆梯收繩,再趕前支援,先行者到雙東坳稍休即下走南山,我們押後亦於五時多亦抵梅窩,基本行友及我們十多人先返港,留下則在相熟飯店晚膳。至八時許才出碼頭乘九時班次返港。海峰一貫作風在大隊或小組均在完成後,均會在深水石硤尾街近福榮街一大牌檔晚飯,如有探路組亦會到此,全部AA制。

 約五月初,開隊往東涌走大澳,在頭村稍休時向裡面一望,見澗闊瀑長,即抽掉人手五六人,決定一探,由村屋直入瀑底,察看形勢,右面無路登,左面倚山有小樹,乃試從小樹上攀約廿多米便發覺偏左走,乃向右面石岩尋路,個多小時才找到要跨越一巨石後,有一小棧道,過小棧道後見前面石壁有層次,而時間亦已到午一時,仍沿途下走,只留一小紅點作標記(海峰隊勵行不用油漆劃箭咀,免誤導他人,不寫隊名,在路標前綁尾解,如大隊則用彩色粉筆指示),回至水壩前大休,見有兩人在用電池電坑鯰,每條有四五吋長,大家便知瀑頂更多,休後已三時,便啟程返東涌,在碼頭前士多飲下午茶,候大澳班次回航,經東涌時便上船與大隊會合,在船中向各服務行友匯報今日探路情況,一致決定在五月份全力探路,並有數位基本行友加入,回家拿出地圖研究,上到瀑頂沿澗前行三分二後有一小路,上走可到彌勒山,一貫作風星期六晚乘船往大澳,週日早到東涌,爭取時間,經兩次探索後,已有九成把握,並已訂名為彌石澗,瀑頂之潭稱泉蔭潭,到五月尾週日,全體服務行友乘八時大澳班次往東涌啟步,計算往頭村,攀上瀑頂大休,後再沿澗走至小徑上彌勒坳出昂平全程時間,在頭村前巧遇影星喬宏及一台灣導演,如不記錯似乎是李行,他倆在找外景並問我們去何處,我答攀此瀑,倆人竟隨我同行,六月初週日開隊,參加者有80多人。(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