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年來旅行見聞錄(九)      黃振聲

 74年會師回嶂上、春節露營亞婆塱、三月線創出絕後、四月開闢空前線、五月豪雨死四人、六月被困畢架山、七月籌款冠各隊、八月首開飛龍坑、十月又創闢赤崖、十二月險死橫生。橫渡官門成絕響、再闢新線飛龍坑。

 前言:嶂上許林先生逝世,廿多年老友在97年敘餐中見面後,從此永別,現在只能懷念。

 74年旅行屆會師再返嶂上,在會師前週末,午一時借用廠方小型貨車,請司機代車入西貢巴士站側街車處放下,十多工作人員二時抵達,二時半車入高塘,先將禮物存放於高塘學校,再從學校側小徑登嶂上(當時海下路剛動工),借宿嶂上學校,因雷橋全家遷往秀茂坪,將地方交與許林,仍未開設士多,故只有數人一組分開煮食,飯後小休,除四人留在學校,決定明天要用之物件外,其他人一齊下黃竹塱,5人留守,10人下高塘學校取禮物,行至黃竹塱將背囊放下,交與守候人員背上嶂上學校,我們再把留下之空背囊取去再下高塘,如此來回三次,才把全部禮物運到嶂上,留候人員已備好宵夜,食後各自就睡,時已屆十一時許。

 翌日清晨六時半已陸續起身煮早餐,七時半已開始工作,因我將73年下塘攀山越野奪紅旗節目,在嶂上改為越野賽,由坳頭前平地起點,上石獅頭走石屋山頂下右轉落大磡再沿小徑返球場為終點,沿途需設路標及路口要工作人員指示;將旗架固定,我與其他兩隊工作者已先將隊旗昇起,佔中間位置。

 九時未到,已百數位工作人員來到,其一為黎寶慶師傅(野馬隊),另三位則為群青隊行友,十一時已有旅行隊抵達。十二時正由嚴先生先簡單講話後,活動即展開,參加大隊及小組約卅多,人數達千人,熱鬧非常,二時開始有隊下旗回程,三時開始所有人離開後,工作人員亦忙於清理場地,收拾垃圾放在以前留下焚垃圾的地方,點火焚燒至熄才走,一夜一日辛勞已完結,從中又吸收了經驗,16人回西貢晚膳,邊飲邊食又將工作心得交流,以便明年工作更完美。

 新年過後又新春,今次選擇大嶼山二東山腹地亞婆塱廢村,有小溪青草地。無家室者已於廿九日先往營地,搭船到梅窩,離開市集過銀礦灣至碼頭對面之村屋側,有一明顯山路直上二東山,高約三佰尺,到營地後先準備搭營及天遮,午後再落市集再購備早餐用,又買燒肉作晚R,而我們十三四人喜歡露營者,有一半已購有美軍營。

 年卅晚卻有四人出發,帶去臘鴨臘腸紹菜,燒排骨及燒豬骨及雞一隻,到營地與先行六人會合,當晚他們就在亞婆塱團年,煙花爆竹送舊年。

 我雖未婚,亦為長子而家父母是年卅日生辰,故生日團年同造,所以無法早走,而因為順德出食家,因此鮑魚、蒜子瑤柱、炆冬菰等,飲後將剩餘R菜用煲盛載,放入冰格,初一早將所餘物資放入背囊,並拿了一瓶人頭馬拔蘭地酒,即坐的士赴佐敦道碼頭,而二位隊友,互賀吉語後即過香港再赴梅窩趕往營地,向先到隊友拜年後即搭營,三夜二日,大食大飲,高談闊論,走訪老虎頭,時光易過,初三午膳後稍休,即收拾行裝,拆營紮好,三時回程,四時許抵梅窩,酒樓仍休息,只有乘船回港各自返家。

 四月一日為興建萬宜水庫開始造東壩,將全部萬宜水道全部封鎖,閒人不准進入,而三月卅一日適逢周日,乃決來一次絕後橫渡官門。是日二十人到西貢碼頭已電約石帶喜船到水徑,登岸後沿英泥小徑行至^蟝石側,沿小徑下沙咀村,數戶村民連村長家人已遷往西貢萬宜新村,是否幸運之神降臨,住在偏遠小村,一朝致富,因每戶村民都有兒女六七個,而戶主夫婦除有一層樓外,另加一間舖位,每個男丁一層樓,女丁半層樓,大家想一想便知。

 村長夫婦留下是開飯堂,為工人煮食。在水退三分一即下水沿沙道橫渡至官門,並拖了一隻橡皮艇,在官門盡情玩耍,樂極忘返,到回程時水已漲了差不多一半,連忙回走,幾位女士矮小,不曉泳術,乃上橡皮艇,豈料行一半,橡皮艇突然漏氣,水亦漲高,幸好盧秋明君是水上人,即速泳回碼頭,取艇仔搖出去接回她們,水亦高至胸前,但已走到高位,回到碼頭,未有落水幾位則煲定滾水,當將水給我們時,拿住鐵兒,雙手毫無感覺,可知水溫之低,但已創出絕後的路線。

 不久又到清明節,趁假期又創出空前之行,兩三年來已數次上馬手,攀馬頸登馬頭下昂平,每次都向馬肚壁遙望,有沒有地方可上攀,但每次都因開線或露營而忘記,在橫渡官門下一週日,又開此線,此次帶備望遠鏡,並個押後工作,開隊日有二車人,共70多人(海峰慣性在紅磡碼頭集合與雄鷹隊一齊,因油麻地小輪每早六時由官塘開往北角,再開往紅磡剛好六時五十五分,登岸後即在出口處外欄桿掛隊旗,下雨時行友有地方避雨,我到雲慶樓飲茶),車送至大洞村口下車(西沙公路只開到泥涌),啟步入村屋後先登上一小山坡過一大石,上馬手之途已開始斜度,而我則在大石位用望遠鏡觀看馬肚壁,發現近馬腿那邊,壁側有凹凸位,即用500長鏡頭拉近,由上至下拍三張,再在壁下坑底再拍一張,因望見下好似有樹,而馬手側全為碎石塊由頂直瀉至谷底,因此無路可登,連忙追上大隊,回程散隊後往晚膳時向大家談述所見,可能有路可攀,待星期例會時看相才研究,飯後即往九龍仔黑房沖菲林,放大五尺,三張連合後才回家。

 星期四晚到達塘尾道一茶樓,由70年開始,與華峰隊隔檯,關係頗深,人齊後拿出相研究,馬腿位確有路可攀,谷底相片隱見有一凸位斜上那邊石位,乃決定往採路,立即在週日往探路,大隊由其他人負責,是日早六人相約於九時在西貢巴士站會面,並購備紅色尼龍草球數個,因村車時間不合,乃搭巴士在草禾坑下車,步行入大洞約一小時,登上山坡後差不多十一時,先進午餐,稍休即開始從較疏的樹先用尼龍草縛好,每十呎將繩球將樹幹繞一圈,稍密用軍刀用開山刀斬掉,太密則向左右找路,兩人分持紅白粉筆作記錄,找到後則通知另一位回頭,將記號打 X,工作不知時間過,一看錶已近三時,亦不知與距離有多少遠,決定上回山坡,沿紅繩而走,只花四十五分,收拾行裝,下坡回公路,前行至壁前用標準鏡拍下 4 張,然後截村車回西貢搭小巴出彩虹村,再出旺角康樂街(近快富街)大燈籠潮洲打冷店,先上去等候其他人到,講述今日探路情況,並訂下週日再探。

 又到週日,此次提早八時半前到齊,乖村車至大洞,不需廿分鐘已抵達,立刻趕往尼龍草位,爭取時間沿紅繩走至遠端一再找出路,愈低越密,幸好帶三把開山刀,合力將密林斬去,終於聽到前面隊員叫上來,見到坑了,各人均興奮不已,因為已闖出第一關,陽光照正頭頂,時間剛好十二時許,先就地午餐,餐後小休後即向谷底走去,約大半小時已達,見有古藤數條上可扶手下可踏腳,向右壁橫生至岩石,先上古藤一試承受力度,爬上去後証實非常結實,行至壁邊上看,見崖石有位可攀,但壁邊下臨百多呎深淵,偶一失足後果難料,一看手錶,又到二時半,前路茫茫只有退下回程,再在大燈籠等候其他人,晚膳時將情況匯報,恰巧星期五為清明節,決定該日再往探索,為安全著想,各人必須輕裝備,萬一前路不通,後退更困難。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