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十五年旅行回憶錄      黃振聲

 「大環頭」駝仔來電:如入「青洲--鶴岩洞」,明日吹西風最合時機,多年來入「鶴岩洞」不下拾數次,成功者只有三四次,但行色匆匆,玩不盡興,有時剛入長巷,已被急浪湧高落低,險象環生,搖到大廳即刻回頭鬆人,(曾有人強行進入,而艇翻人墜,背囊、相機及大光燈均落水),因此在大清水遇到駝仔,便問他如去「鶴岩洞」最好揀何日,答:經常在吹西風時,趁無風無浪,即入洞釆蝷蘁N大頭螺盲蟹,收獲甚豐,當時有多人聽到,表示如入得則告知,收線後即電各人。除揚敬兄弟華仔等另一人趙醫生–[在石峽尾胸肺科診所註診退休後醉心拍攝石態]全數七人到大環頭登艇,沿途海不揚波,轉入青洲更滴風全無,到洞口前轉乘小艇,輕舟瞬過長巷入大廳,如履平地,到洞尾涉水上沙石卵灘,以前水浸至膝頭,今至到腳眼上些,各人忙于揀石卵及拍照,玩完再在大廳近壁照射,無所發現便退出,去距洞口約十多尺之側洞,以前從無機會進入,即涉水進入水浸至小腿,當行十多尺時,下面石位特低浸到大腿,洞尾是沙灘,沒有石卵,只能站一人,輪流上去影相後回,到低位水已浸到腰,我腰帶掛有二個軍用帆布子彈袋,其一盛有鎂光燈膽及6x6幻燈菲林(用於海鷗雙鏡頭機、正在影6X6幻燈片),袋蓋打開,剩下之燈膽浮起隨水漂浮,但雙手將三部相機舉高眼白白看著越漂越後,其他人亦雙機在手,愛莫能助。登上大艇再往島後石坡玩,部份石質淺黃色龜紋裂痕,另有一石巷高約十尺,可玩壁虎功,最初到此曾試圖登頂,但長滿婑硬蹤橫交錯有刺植物,舉步維艱,上約十多尺便放棄,回航大環頭,駝仔將在鶴岩洞採到之螺及蟹泡制,美食啤酒慶成功。

 當每次到「吊鐘洞」攀上洞頂石橋望高處,都憧憬能否攀上頂,行友提出由上而下,大有可能。5月底用駝仔艇小組往「吊金鐘洲」探路,從大灣上灘沿草坡登山脊,最觸目歡心是一排排重機關槍子彈遺在地上,千載難逢,斜掛身上拍照,頓時威風凜凜。走至最高處,衡量石質堅固,如用繩輔助可以下降洞頂石橋,但山頂無樹無大石,如要縛繩則再思量,終于採用三角鐵作椿柱,返廠取1/2x1/2x4尺角鐵,一端用風焊削尖。6月中開隊攜同連十磅大鎚備用,此次租同我廠工作之海面運輸公司,新落水鐵殼孖車深海拖輪,速度快不需一小時已到大灣,不玩落吊鐘頂之行友,跟船去用艇仔穿洞外。所有人魚貫登頂,但數排子彈帶已被人取走換錢,大家同嘆;一場歡喜一場空,選好位置將三條角鐵,成三叉型打入地約三尺,縛好繩後逐一下降石橋頂再落底,小艇接返船。雖然先河由我創,但以後已不存腦海,再無重辦,如不是數月前看到旅訊,有隊開「落吊鐘洞」才憶回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