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蛟騰村石水澗 「三三事件」老龍田   郭志標

 喜歡遠足的旅行人士,多曾到過大埔東北區的烏蛟騰村與南涌的老龍田。原來兩者包括石水澗都曾是戰時的游擊隊基地。今年剛逢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五十周年,藉此為文紀錄之。

 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二日,日軍四萬人登陸大亞灣,數百名國民黨軍越入港界,被收容集中營內,直至日軍進逼九龍,這批中國孤車即時配械出營,參加戰鬥。然而有些未進入集中營的,抵達烏蛟騰村,村民熱誠招待,蚑瑄鴨,慰勞他們,誰料軍紀全無,搗亂村中安寧,甚至還洗劫停泊在大滘村的漁船。

 村民遂求助在棋山腳村的游擊隊蔡國樑大隊長(原是淘大工人),蔡隊長隨即聯絡其他隊員,並修書一封勸喻這群散兵游勇改過自新,但毫不領情,於是發動攻擊將之潰退。

 事成後游擊隊離去,留下一位民運工作者,稱蔡華,白天協助村民開荒,晚上將各村的青年、婦女、兒童組織起來,分成游擊小組、自衛隊、民兵、兒童團、婦女會和文化夜校等,教導他們讀書認字和宣傳抗日工作。如果村民缺米糧,則從沙頭角轉運所需物品到來應急,村民深受感動,大多自願加入游擊隊行列,於是烏蛟騰村成為港九大隊抗日游擊基地之一。

 距離烏蛟騰村不遠的九擔租村,亦是游擊隊的交通站,小鬼隊擔任通風報訊,所攜信件,是被捲成細小如煙蒂狀,方便收藏,如果信封面用上三個三角符號,即代表緊急之意,即時要派送。

 九擔租村前有水坑稱石水澗,源起橫嶺,附近有馬碩峰與赤馬頭。與其它名澗相比,容貌並不突出,但從地理環境看,極適合游擊隊藏匿和設立通訊站。翻過橫嶺山頭,可以遠眺印塘海和吐露港與赤門海峽。先後據三門仔村民與烏蛟騰村民稱,當年日機轟炸啟德機場,是從北面向赤門海峽進入,貼近水面低飛,經沙田近接九龍坳一方,便爬升高飛向機場投彈。(註)

 橫嶺西南兩岸原有八鄉,稱涌背、涌尾、ぜYP、泥塘角、橫嶺頭、金竹排、大滘和小滘。村前各有碼頭,水陸進退容易。居住在石水澗村有兩位叔姪稱林茂、林傳,時常協助游擊隊員,經泥塘角乘艇至對岸深涌的交通站,互通消息。曾經有一次「南方局」還在石水澗內開過會議。

 由於游擊隊經常出入烏蛟騰村一帶地區,引起日軍懷疑,在一九四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即陰曆八月十六日),便派兵搜查烏蛟騰村,綑縳兩位村長李世藩和李源培,他們愛國深切,須被嚴刑拷打,亦不肯透露半句有關游擊隊的行蹤,終於最後兩位因傷重犧牲寶貴的生命。今天見於三擔籮的抗日英烈紀念碑之內,可見其英名長存。

 離開烏蛟騰村北面稍遠的南涌村背後的山窩堙A有地方稱老龍田(介乎屏南石澗內),附近有山稱晏台山。港九大隊的政訓室設於老龍田,一九四三年二月,已有消息謂日軍隨時到來搜查,長槍武裝大隊被安排先行撤退,只留下十餘位文化人士和七支槍械。三月三日,日軍兵分三路,從鹿頸、鶴藪、烏蛟騰前來搜捕。

 當時已有其他游擊隊交通員接獲消息,但因被設在粉嶺軒轅祖祠外的日軍關卡所阻,至使在老龍田的游擊隊員未及通知,終被日軍突襲成功,毫無組織下各自奮戰,事務長曾福如用手提機鎗向敵人猛烈掃射,掩護隊友突圍,後來中彈壯烈犧牲。一位小交通員溫觀友勇奪敵人步槍,身負重傷,雙方互戰一日一夜,激戰慘烈,游擊隊先後犧牲六人,但敵軍被擊斃有十多人。政訓室負責人黃高陽突圍而出,逃抵南涌,幸得村民掩護得以脫險。

 此戰最大損失是屋內有一批由沙頭角區政所發出的有效通行証,被日軍搜獲,因而暴露假裝在區政所工作的女游擊隊員身份,迅速離開,後來風聲日緊,終於連帶石水澗內的通訊站亦須撤離,後來該戰役被稱為「三三事件」。

 (註:日軍襲香港啟德機場是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上午,由卅六架護航機掩護,十二架轟炸機飛低香港上空,先向金鐘兵房投下第一彈、隨而太古船塢、九龍啟德機場、印度兵房及九龍城外樓宇均被轟炸,最重要是將機場僅有的五架飛機炸毀,取得霸空權。一九四二年七月,盟軍十四航空隊轟炸香港,亦從北面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