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山殘塔話昔今      介子

 獅子山,高四九五公尺。勢如雄獅蹲伏,仰西天而臨海港;遠觀近賞均有勢,為境內最具代表性的奇峰。

  自來獅子山有不同的名稱。前人錄得的便有:虎頭山,獺子頭,禾鐮咀,麒麟頭,金鳳山,鳳凰山,駱駝山等。旅界前輩引前賢所記云:土著舊說此山山頭晨昏常現雲煙;若現暈紅,便是風兆,故有「駱頂含煙」的景說。時至今日,「獅子山下」一詞更屬境內某類事物概括性的代名詞。

  獅子山的「頭」西向微昂,隆背東引,尾部順落。頜下三面急削,西南方尤其糾結硉矹,即攀石能者亦譽其險。整「體」而言:南面千尺直下,北側略有折接;獅尾順接沙田坳道,加上「麥徑」在其北腰連通,則登遊亦頗為方便。

  獅子山上有一頗為人注意的近代建構──傻人塔。這是六十年代中期由「陳一權,黎水皮,曾唯恕,廖之初,陳普聲」五位年近古稀的有心人共同努力建成的三合土石塔。筆者藏有卅三年前一幀照片(正面),可見塔分六層(節):底層為基座,無文字,二層錄建塔者五人姓名,三層直書「傻人塔」三字,四層直書「頂天立地」四字,五層無文字,六層為兒臂粗之圓柱。塔背第二層有一碑文,記五人每日登山,「馱砂負石,不避風雨」的過程,卻因「人以為傻,乃以傻人自命」云,此碑文今唯餘下截少量文字;第四層書一聯云:「雙山抱海浮游鯉,一塔擎天起睡獅」,俱可見其所寄。塔基座正面約二呎四吋,側二十二吋;至第五層為一呎方。每層高二呎多,全高為十三呎左右。可惜經歷七十年代幾番風雨,塔竟被摧折倒下,第六層圓柱失落,四、五層滾下不遠坡間,餘三層斜臥於原塔基坡上,堪供遊者憑弔。

  「傻人」在原日登山路口(沙田坳道高位彎角處,近沙田坳上村;今路口在「法藏寺」側上鄰,覓遊不難)以至石塔間,錄下不少詩章詞句,中頗有可讀。如其中一詩云:「盡日登山興未殘,曦微策杖直高攀;老夫怎畏崎嶇路,髀肉重生益汗顏」,為述懷之作。又有詠石塔詩中有句:「如鞭策睡獅」;又題單句云:「一塔如鞭起睡獅」,都足令人警覺。今日臨近傻人塔處,仍有一詩,雖有缺字而可讀,記之如下:「命名自號傻人塔,獨偶追隨老襯亭,雲際游縱窺世道,睡獅酣醉幾時醒」。遊者登山覽勝、讀句生情,固不因脊單路短而稍減遊趣。及後「傻人」或各有因緣而星散。唯八十年代後期,曾見石上新題字句謂:「曾唯恕於黃大仙廟第X號解簽檔敬候各方君子賜教」。然今題字漫漶,舊j依稀,述事者唯作天寶餘韻之意以供談資耳!

  其實獅子山上頗有奇石,足堪玩賞。如裂臥如接之「天梯石」,如螺屋斜矗之「勝天石」,山頭北下方(落望夫山方向)特立之「天鼓石」等,俱見勢險而足供身手靈便而具判斷力者拊攀。即不以前人所記謂峰頂上藏有金蠟燭之說為念;登臨縱目,風光無限;舊日情懷,今時新建,無不動人心眼!山不在高,覽於此,旨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