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島地名概述        黃垤華

 香港本島在紜紜的典籍中,要找到有關它的記載,是比較困難的。

 香港由於僻處海隅,位於廣東的南端,與中原隔閡,在古代,向來藉藉無名。早在明、清時,遙遠的中原人士,便已視這堿陘ぁ~之地,根本沒有人注意,更不必追溯到唐、宋期間了。

 自鴉片戰爭結束後,清廷把香港割讓給英國,它的名字才漸露頭角,逐步為國人和海外所熟悉。隨著如流的歲月,經過百年的發展,香港終於從海隅荒陬中脫穎而出,搖身一變,成了世界上的一大都會,蜚聲國際,當然,這項璀燦的成果,也是清廷所始料不及的。

 因此,以往有關香港的記載,無論是官書史冊,或者是圖經志乘,大凡涉及本境以內地方的,都很難找到資料,就算有也只是寥若晨星而已。

 在古籍中,如宋代王象之的《輿地紀勝》,明代李賢等纂修的《大明一統志》、鄭若曾的《籌海圖編》和茅元儀輯的《鄭和航海圖》,清代的《嘉慶重修一統志》和顧祖禹的《讀史方輿紀要》等書,所見到的,就只有大奚、杯渡、急水、佛堂、屯門、官富、媚川、磨刀、大帽、挂角‥‥等幾處,而香港本島郤隻字不提,這究竟是甚麼原故?答案很簡單,這正是由於島上既沒有墟市,又沒有名鄉巨鎮,因此在古代文獻中,就沒有可提供稽核的資料了。試看明•應檟等所纂的《蒼梧總督軍門志》,對香港本島來說,提及的便只有「大潭」一處,書中卷五的《全廣海圖》中,在佛堂、急水兩門之間,僅注上小字二行:「至佛堂半潮水,至大潭一潮水。」就是如此簡單,試想,這對探索香港本島的地名來說,該是多麼的不足夠?

 《清初海疆圖說》和《海國聞見錄•輿圖》,都是以紅香爐山一名概括全島的。《光緒廣州府志•新安縣圖》,又以赤柱山來取代。至於以「裙帶路」作為香港島的別稱,卻是在英人統治後才出現,那時的官方文書,和坊間刊行的史料筆記,間中也會提到,但只是鳳毛麟角,仿如曇花的一現吧了。

 在古籍中記載香港本島地名最多的,要算是明•郭棐所著的《粵大記》,書中卷末附有《廣東沿海圖》,記入的地名,便有香港、鐵坑、舂磑、赤柱、黃泥埇、大潭、稍箕灣等七處。然而,反觀清 嘉慶間由王崇熙纂輯的《新安縣志》,在卷二《輿地略•都里》中,所載官富司轄下的村莊,位於香港本島上的,就只有香港村、薄鳧林、黃泥涌和掃管莆四處。資料的貧乏,真令人難以想像!和郭書比較,簡直是天淵之別,相形見拙了!

 道光年間,兩廣總督阮元,主修《廣東通志》,書中《海防略》的《新安沿海圖》,所繪的香港島,還是沒有命名,能夠看到的,就只有紅香爐營汛、大潭、硬頭山、赤市等幾處。其中「赤市」即赤柱,「硬頭山」即太平山、「紅香爐汛」即今日的銅鑼灣所在。

 同治時,桂文燦編纂《廣東圖說》,記載香港島是在新安縣東南海中,並加注說明了它的位置和別稱:「在九龍 尖沙嘴之南,中隔一港;一名裙帶路。‥‥裙帶路為上環、中環、下環。‥‥」這對香港島的敘述,比《新安縣志》更為詳實。而且還指出了「裙帶路」,就是包括上環、中環和下環的一帶地方。

 光緒十五年(公元一八八九年),由廖廷相等編纂的《廣東輿地圖說》,卷十三是新安縣,其中便有太平山的紀載,指出太平山是在新安城東南一百三十里的香港島上。又說:「山下裙帶路,今為外國市埠。」這也清楚表明,太平山和裙帶路兩處,都同是位於香港島上的。

 到了清末宣統,廣東參謀處重印了《廣東輿地全圖》,其中的《新安縣圖》,所繪的香島形貌,和現今的地圖比較,很是相似。島上地名,有裙帶路、上環、中環、下環、筲箕灣、柴灣、石角、雙樹門、大潭石、王馬角、赤柱灣、深水、香港、石排灣、香港仔、薄扶林等。而鄰近的離島,也有燈籠洲、孖岡、銀洲、鴨利洲等。其中「石角」即石澳,「大潭石」即大潭Y,「石」應該是「Y」字,由於形近而弄錯了。「王馬角」即黃麻角、「深水」即深水灣,「香港」即香港圍,「燈籠洲」即加列島(英名Kellet Island)。地名的數目,也比以前明顯地增多了。
香港博物館於三月二十日舉辦了一個以「漫談地圖與香港地名」為題的講座,由黃垤華先生主講。今選載該次講座的一則「提要」以作讀者參考。